我总是一个人,你从来不曾离开过,我总是习惯着思念着,你的笑容在忧伤的回忆里慢慢碎去,回首看一次灯火阑珊般的夜空,那是视线葬下了夜空,还是夜空埋没了视线,被灯光刺瞎的耳目,我盲目眺望远处的夜景,阴沉忧郁寡欢无言。

黑夜倾吐着满幕的悲凉,独与我成伤,但有几人能看?月光哭诉着漫天的清冷,独与我成眠,又有几人能懂?谁又能了解无人共语,沉郁悲抑的无奈?

曾几何时,冰淇淋般的笑脸不在,曾几何时,我只能默默流泪,却无法放声大哭。

淋过雨的空气, 疲倦了的伤心,我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的融化。

小时候抓住了一只蝉,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,小时候淋了一场雪,以为拥有了整片天,到了儿时羡慕的年纪,确没有成为儿时羡慕的人。

天道有轮回,人生饶过谁。

也许我所失去的,正是我生命中绝不该放手的东西。